Shape of the spring

Shape of the spring

これこそ

そして今また、目の前を飛んでいる。 (あれは誰から出た蝶なんだ?) 気になったオレは蝶の出所を探すことにした。 長い長い放課後の廊下。静まり返った真っ白な廊下を一人歩く。目の前には光を纏いながら舞う一羽の真っ白な蝶の姿。 (どこに行くんだ?) 夕日…

かどうか地平線右近いです

心の平和の追求を読む;書き込みの練習を、人生の美しさを記録し、再生、音楽のムードを感じ、インターネット、現代文明をお楽しみいただけます。どんなに物事がどのように変化するかDiamond水機、そのように公差は永遠にいつもとても美しいです;どんなに時間…

外婆的澎湖灣

季春時節,氣溫漸漸升起來,雨水也多起來,漬水把湖上一個個水坑灌滿,把一處處小叉灌滿,澎湖灣人便沉默了,大人小孩全處膠原自生於莫名的惆悵之中,春天的氣候往往是夏汛、秋汛的先聲。今年的大水到底要漲好大,要漲多高,這只有鬼曉得,但是,人們往往是…

只是身上那件水紅色的襯衫,鮮明得融不進薄黯裏去

那個流浪漢靠在遠遠的路燈下,好似專門在鑽石能量水系統計算著我抵達的時刻,我一進港口,他就突然從角落裏跳了出來,眼睛定定的追尋著我,兩手在空中亂揮,腳步一高一低,像一個笨拙的稻草人一般,跌跌撞撞的跳躲過一輛輛汽車,快速的往我的方向奔過來。 也…

斷不了的前塵舊夢,驅不散的情意綿綿

誰在紅塵獨自徘徊,步履憂傷Dr. Reborn好唔好?誰在雨夜淚眼紛飛,刻骨柔腸?誰在歲月淺憶流年,望斷塵埃?誰在世間輕吟低唱,曲曲幽怨?誰在月下墨染指尖,書寫執著?雨淋濕了回憶,心碎了記憶。 寂寞彌漫著心緒,細雨淩亂著心魂,不知為何,今生今世唯對你…

夜,剛剛深下來

夜,剛剛深下來,河岸上那一抹綠便被 染成了墨色mask house 面膜。夜幕籠罩一切,只留下月色朦朧,樹影婆裟,給大地添了些神秘感。 一個人,攜一份靜好,行走在深夜裏,細聽潺潺水聲,聽那一抹綠的飄逸,看玫瑰花的姿態萬千,楚楚動人 ,眉目嬌羞的,超凡脫…

一種久違的靜謐安然

冬日向晚,暮靄沉沉,山色蒼芒朦朧,大團大團的墨雲重重疊疊,儼然雪意涔涔。街燈微暗薄明,樹影斑駁陸離,街道上人煙稀少,廖若寒星。家家戶戶已是燈火遲遲,粲然輝映。一種久違的靜謐安然漾開了層層的漣漪。時光一如既往,悄無聲息的滑過指尖,途徑不堪回…

僅僅是想緩和倦了的思緒

夜曾無數次,無數次纏繞著我那歡躍的遐想;我也曾無數次,無數次愛上那僅僅屬於我的夜,那朦朧的夜。 夜,把巖子悄悄地推到我的視線裏,nu skin 如新朦朧裏的他令我的思緒延伸…… 我們邂逅在無數自己精心或隨意組合的名字裏,不經意的成為“好友”。我曾不停地…

你說光陰極淺

極細,盈在手心,便會在指縫間傾瀉Dr Renew好唔好。空氣中有一種極其曖昧的味道,那應該就是光陰。我說歲月極柔、極淡,擁在心間,便會在碎念間消弭。空氣中有一種極其閑怡的氣息,那應該就是歲月。無論光陰、歲月如何,我們都在年輪圈轉間老去。老去不止是…

它是一朵孤獨的花

它是一朵孤獨的花,在沒有人光顧的銅鑼灣 Hair salon荒漠上綻放!春的印象已經消逝,夏的露珠不會依偎在它的懷裡,秋的落葉是它 唯一的朋友冬的白卻東京自由行或遺忘了它上一季的那一紅,它就這樣孤獨的綻放,這樣孤獨的死去, 它是一朵孤獨的花,在沒有光照…

我早已淡寞

已經忘記了有多久沒有提筆訴說心情,當鼓起勇氣準備寫點什麼時,腦海裡卻搜索不出一點有關快樂的字眼。你可以說我多愁善感,可以說我小題大作,也可以說我賣弄同情.但是,我只是想在無人的角落舔低一點傷口。康泰旅遊無關愛情,無關文采,無關任何人。淡寞。…

今年已無蹤影

過年過意,今年我也像以往,回鄉省親。不為自己,只為責任和孝道。 家那兒的小路面目全非,我們的田野,歌聲飄過二十年的地方已經矗立著拔地而起的大廈,透著車窗往外望去,小時熟悉的建築物的影子消失殆盡,曾璧山中學去年還有殘存的磚瓦,今年已無蹤影。 …

你若安好,我便安心

一紙信箋,潔淨唯美,起起落落的筆尖勾勒出暈花。_________七 歲月纏繞在指縫裡,溫和的流走。一季的悲傷,cellmax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好唔好徜徉在心湖,如若,仰望'bian如七月明媚憂傷。evenifyouarewildly..想起一年的碎碎念,還是七瑾樹下的承諾美麗,花開…

早春裡花兒綻放的聲音

剛入春,天氣還是一陣涼,院子裡的筍就忍不住破土而出,陽臺上的梔子也煥發出生機,抽出了新芽。一切都靜靜地發生著,香港如新聽得見早春裡花兒綻放的聲音。母親為我披上一件衣裳,幾縷發香也隨之四散。“天還涼著呢,多穿點兒。”母親溫和的聲音很好聽,即使…

對社會對愛情的無知

那年,白衫衣著,紫發微揚, nu skin 如新略施粉黛的模樣下透著對社會對愛情的無知。 你說,愛,就是一個人,一輩子,一生的惦念;你說,你若敢地老,我便敢天荒;你說,你這輩子,非我不娶;你說,你愛我...... 為了“我愛你”這三個字,我賭了全世界。那年,…

靜靜的靠在一片翠綠之上

<一>清晨的微風吹過陌上,陽光越過山峰帶來了新一天的黎明。葉微微睜開眼睛,迎著陽光伸著細長的腰肢,穿過露珠的光線閃爍著繽紛色彩映入眼簾,葉用手擋著陽光,從指縫中看了看天空的藍天白雲,這也是葉長久以來的習慣。成人益生菌自從葉來到這個世界,除了…

一直在遠方等你

愛一個人不能說的秘密,能幻夢多少甜蜜蜜的憧憬,給予多少前進的力量,永遠都是笑對無奈,向前走。破碎的秘密散落一地拼湊不出回憶,心窗的蒼白彈不出一曲貝多芬的憂傷,秘密不再是秘密,康泰領隊也就不再美好了。 每一個人都期待完美的愛情,小心翼翼地等待…

用心體會萬物之法則

萬世輪回,萬物皆空。 伴著時間的匆匆流走,萬物隨時間的流逝必然而產生萬物必然。存在與消失,早在冥冥中註定,有無本來沒有區別。曾璧山中學用心體會萬物之法則,不難發現,萬物皆空。 面對紛繁雜亂的世界的時候,我們開始在裡面迷茫。總是很計較我們的得…

又是一年一度的畢業季

穿越季節的手卷,一段素年,流隙在別離的季節,一抹離愁,瀲灩了心中的漣漪。又是一年燦爛的盛夏,又是一年一度的畢業季……鏡頭一:時光會記得,康泰導遊肆意青春下的笑容六月對於某些人,永遠存在著特殊的意義,他們會神采奕奕的穿上翹首盼望的學士服,帶上…

那個呆呆的站著的年輕人

別以為古代有自相矛盾,現在就沒有了。 一個年輕人祈求上帝,康泰旅行團讓他見愛迪生一面,哀求了一個月,上帝終於答應了他。 這天,一個年輕人對愛迪生說:“先生,我聽說你可以發明新東西,我願意出一百億美元讓你發明一個萬能藥水,那種水什麼都能溶解。” …

滴落在漸漸模糊的記憶上

少年時,花開四季。也許只在一生中那唯一的一瞬間,望見美好。你回首,卻看見夢裡花落知多少?思量,思量,只道是尋常。遇到過所有不平凡,康泰領隊卻始終遇不到平凡的她。最美好的年華,依然一個人孤獨的走在浮華絢麗卻不屬於我的街。像是一個拾荒者,悄悄…

人生一大憾事矣

闊別已久,汝近來可好?吾甚是思念,夜不能寐,假期將至,遂作此書,以表對汝思念之情。吾作此書時,輾轉反側,不能盡其意而幾欲擱筆,cellmax 團購又恐汝不察吾衷,為班門弄斧以訴衷腸。 易安居士曾午夜夢回,淚眼低吟:“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

不作死就不會死沒有心就不會疼

沒有革命的理論,就不會有革命的運動;沒有理智,就不會有理性的生活;一個人如果不到最高峰,他就沒有片刻的安寧,他也就不會感到生命的恬靜和光榮;不到沒有退路之時,你永遠就不會知道自己有多強大;當一個人沒有欲望了,康泰導遊也就不會被什麼東西所誘…

我明白了什麼是生活

生活是什麼我奔向那條人生路去探尋,去瞭解我不知道路的盡頭在哪裡中一派位是否有我要的答案在探尋過程中我經歷了悲傷、歡樂......也收穫了親人、朋友......我邊走邊尋儲物服務 漸漸的我明白了什麼是生活其實生活就是我在探尋過程中的經歷和收穫 放飛心靈清…

在這漆黑如墨的深夜裡

真心不知道怎麼可以在窗前倚那麼久。屋子裡彌漫著一股煙草味和潮濕味,這個不知道多久沒見過陽光的地方便是我最後棲身之所。 當我看到角落泛黃的斑駁,王賜豪才意識到時間的流逝。 雖說是一個男生,一個人卻也還怕了這夜的清冷、那是溫熱所抵禦不了的寒冬。…

似曾相識的感覺!

世上有一種情感,它沒有海枯石爛的誓言,也沒有地久天長的承諾……淡淡的卻很溫暖,若即若離卻令人回味,似曾相識的感覺! ——題記夜,再一次降臨在這座繁華而喧鬧的都市,此刻少了白天的炙熱,香港如新晚風輕輕拂動著窗紗,月亮遠遠的懸在天邊,樓下偶爾傳來人…

靜心投入虔誠的禱告

窗外,有微微輕風偶爾吹過吹起路上精靈的裙裾搖曳成一隻灰色的鳳凰陷進怒放的淩霄康泰旅行團田地一再會晤終於,巨大的帷幔慢慢拉上映出一雙通澈的眸 蒼穹上天窗世界瞬間失去視覺沉白的路燈,灰暗的柏油路孤獨的靈魂,康泰旅行團在街頭遊蕩尋找指引的光亮騎在…

讓一切成為理所當然

人總是在孤獨寂寞的時候去思考人生,思考過往,思索未來,思念一個人,真空袋思量以後的種種可能。你絞盡腦汁,你廢寢忘食,你近乎發狂了,進而你選擇了逃避。選擇用幻想去支持你前進。 你幻化成了一隻小鳥,你開始享受飛翔,你飛過小河,飛過草地,飛過麥田…

這懊惱的心

不知咋地,近日我的心情壞透了,壞得簡直是無法用語言可以形容了。本來可以接著寫下去的東西突然之間就會撂筆,失去了興趣,寫不下去了。斟了杯酒,端起來,可一嗅到味道便不得不放下去——難聞極了,平常怎麼會能入口了呢?不可思議。你看呀,空落落的五臟六…

看見了微弱的光明

夜色,在失意的人眼裡,似乎顯得尤其的詭異。 雪兒一個人,王賜豪主席走出了家門。 她已離婚十幾天,那顆忐忑的心由平靜轉為迷茫。 下一步的路走向哪裡? 白天她周旋在人們異樣的問詢裡,展示著她的喜悅。 夜晚,她輾轉不眠,徹夜苦思,心裡依然不甘。 她知…